盧金增 賈瑞君
   單增德為情婦寫下的結婚承諾書
  兩年前的初冬時節,時任山東省農業廳副廳長的單增德為情婦寫下了一份“結婚承諾書”,後這份承諾書驚現網絡引起網民圍觀。事件發生後該省紀委迅速介入調查,次年3月,單增德被開除黨籍、公職,其因涉嫌犯罪問題隨即被移送司法機關。
  2014年7月,山東省濱州市中級法院審理此案,以受賄罪判處單增德有期徒刑十五年,並處沒收個人財產200萬元。一審宣判後,單增德提出上訴。11月14日,山東省高級法院對此案作出終審判決,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至此,這起在網絡上沸沸揚揚一年多的“結婚承諾書”事件終於塵埃落定。
  一位副廳級國家幹部緣何親筆寫下這荒唐的“結婚承諾書”?又是誰執意將它傳到網絡上弄得人聲鼎沸?家有妻室又承諾結婚,這背後有著怎樣的荒唐行徑?
  窮苦孩子的奮鬥之路
  單增德給辦案檢察官的印象是比較內向的,到案之後的他主動交代了受賄的事實。面對這個看來不是有很大魄力的副廳長,檢察官們有些好奇,但這一切都在他的履歷中得到了答案。他出生在煙臺萊州一個普通的鄉村,父親是一名民辦教師,母親在家務農。兄妹四人,家境貧寒。1979年夏天,18歲的他考入山東工業大學。大學里,他是班幹部,很快入了黨。畢業後,作為優秀學生幹部的他被分配到當時紅極一時的國企工作。幾年後,他被省委組織部借調。1987年2月,單增德調入省經貿委,開始了仕途上最為得意的一段時光。在省經貿委近16年間,他從科長到副處長再到處長,一帆風順。他的路都是自己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,所以他很珍惜。
  他在接受訊問時說自己從小就懂得如果想出人頭地就要靠自己。他將這種認識深埋在了心底,他相信知識改變命運,開始寒門苦讀。直到現在他還記得那曾經的艱苦:“我印象最深的是玉米面大餅子,就著鹹菜,一帶就是一個星期,它們涼了很難吃。”
  回憶自己參加工作後的經歷時他很自豪,他說:“我用不足20年時間,達到了很多人一輩子的目標。”確實,從一名農村苦孩子,成長為一名副廳級幹部,是多少人無法完成的事實。
  那晚歸家妻子有些冰冷
  2013年3月,網上傳出了一份“結婚承諾書”,承諾人是單增德,簽字畫押一應俱全。這份承諾書曝出來之後便在網上掀起了不小的波瀾,好奇的網友不僅開始奔走相告還開始調查單增德是誰。沒想到搜索後發現他居然是一位副廳級幹部。
  那天,一直忙於應酬的單增德並沒發現自己書寫的承諾書已經風靡網絡,當夜歸家已有醉意,推開家門時妻子並未入睡,而是坐在沙發上等著他回來。沒有酒後貼心的醒酒食物而是冰冷地告訴他網上有關於他的帖子,讓他看看是怎麼回事。單增德看了之後並沒思考這件事的後果會是什麼,而是安撫自己的妻子,說那些都是假的,不用管它們。隨後便回到卧室,倒頭就睡了。直到第二天醒來,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無奈之下向妻子承認網上說的都是真的。
  原來,時任山東省農業廳副廳長的他在2012年11月21日向自己的情婦蘇某出具了一份承諾書,承諾他將在一個月內與其妻子離婚,並與蘇某結婚。這張承諾書不僅有他的簽名還有他親手按下的鮮紅指印。
  酒醉清醒後的這個上午對單增德來說是漫長且焦灼的。但他還是硬著頭皮去上班了。“結婚承諾書”事件在網上持續發酵著,社會各界的焦點都聚集在這裡,大家需要一個明確的說法。或許一切比他想象的還要快,在他上班的路上,山東省紀委的同志也已在找他的路上。
  當紀委的工作人員站在單增德的面前時,正處於輿論風口浪尖的單增德更加慌了神。他不僅交代了自己婚外情的事情還交代了自己受賄的事實。2013年3月省紀委對其作出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的決定。當月,單增德因涉嫌受賄罪被立案偵查。山東省檢察院指定濱州市檢察院承辦此案,該院抽調精幹力量組成辦案組,歷經4個月的縝密偵查,最終查明單增德涉嫌受賄金額達700多萬元。
  情婦是未婚女強人
  蘇某就是“結婚承諾書”的女主角。辦案檢察官介紹,蘇某是萊蕪市一名做生意的女性,一直沒有結婚,“就工作而言,她還是比較成功的。”她在辦案檢察官的眼裡是一位事業上的女強人。蘇某與單增德相識還得從2002年單增德的工作調動說起。
  2002年12月,剛屆不惑之年的單增德到萊蕪市就任市委常委、組織部部長。他接到這個任職決定時自己是很滿意的,並且還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乾,不辜負黨組織的期望。曾與其共事過的同事介紹,到萊蕪就職的單增德工作一直很勤勉。作為一名幹部,初來乍到的他交友不多,周末常回濟南與家人團聚。而單增德與蘇某的相識,就發生在他到萊蕪後不久。
  當時,蘇某要在萊蕪開一家公司,省里有關方面的手續已經辦好,但到萊蕪市時卻受阻了。2005年前後,經人指點,蘇某找到單增德。單增德很快就把事情辦妥了。為了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,蘇某給單增德送來了5000元錢,但他並沒收她的錢,而是將這筆錢退還給了她。正是其不收謝金的行為,讓他在蘇某這裡有了高大偉岸的形象。從此,蘇某經常給單增德打電話、發短信,噓寒問暖,無微不至的關心與密切的聯繫使他們兩個人漸漸熟悉了起來。
  在醉意朦朧的一個夜晚,面對門前的蘇某,單增德突破了道德底線與其發生了兩性關係。然而,這一切並沒就此結束。不久後,蘇某便給單增德打電話:“我離不開你了,我要和你結婚!”單增德立即表示自己不可能和她結婚。從那時起,單增德便開始躲著蘇某。怎奈蘇某一直緊跟著他逼婚,他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。
  因一次打球經歷萌生貪欲
  單增德仕途順利,幾乎沒有經歷過波折和坎坷,取得了眾人艷羡的成就,他的優越感也因此急劇膨脹。到萊蕪工作後不久發生了一件小事,讓他的春風得意受到了不小的打擊。
  單增德說,有一次,他去一家大公司參觀,公司老闆非常喜歡打網球,就在公司內修了兩個網球場,聘請了專職私人教練。老闆邀請了幾個朋友,本來是想陪單增德活動活動。結果,別人的網球打得都很好,只有他對網球一無所知,甚至連握球拍都不會。那天在球場上的單增德很局促,站在一旁覺得自己是個局外人。那一刻,他忽然發現自己雖然身為市領導,但並沒真正融進當地的圈子。“只有錢才能改變這一切,有了錢才能提升自己的層次。”就在那天,單增德決定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力換取金錢。從此,他對送上門的不義之財不再拒絕,有時甚至主動索賄。
  在檢察機關14頁的起訴書中,共指控單增德24項77次收受他人賄賂,其中最多的一次為50萬元。這些受賄主要集中於單增德為請托人辦理國土出讓手續、爭取專項資金、工程招標以及職務安排、就業招考等方面。其中,單增德共有4次索賄,索取他人財物共計66.9萬餘元。
  自設“兩道防線”都被踐踏
  初到萊蕪,他確實想做一位好幹部。為此他給自己設立了兩道防線:第一,女人不能碰;第二,不該要的錢不能要。
  上任第一天,妻子就給他敲了敲警鐘,提醒他保持警惕:“如果有異性向你彙報工作,記得要開著門不要關上門。”妻子的細心叮囑也契合著自己一心為公的追求。一想到自己是從省直機關處級幹部中選拔出來提到副廳級,在地市進常委,如此少見的情況發生在自己的身上,滿心的感激,心底也不止一次立誓要當個好幹部。
  但這一切並沒按照他的初心發展,妻子細心的提醒也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被遺忘。他最終還是踐踏了自己的防線,有了婚外情,斂了很多財。
  2012年11月的一天,單增德在外面開會。同事打電話給他,說有個女人到辦公室找他,看上去很激動。單增德說不想見,但同事告訴他,還是見見吧。見面後,蘇某就要求單增德和妻子離婚,然後和她結婚,並要求單增德寫下承諾書。為了穩住蘇某,單增德當場寫下了那份“結婚承諾書”,他肯定不會想到它將紅遍網絡。已經到了單增德承諾的結婚期限,蘇某也沒有等到她苦苦追求的結果。
  2013年3月的一天,失望的蘇某來到省城濟南,撥打單增德的電話發現又處於關機狀態。蘇某憤怒了,以為單增德又在躲著她。其實,單增德當時正在開會。那天下午,蘇某決定一不做二不休,索性把手中的“承諾書”拍照傳到網上。令她始料未及的是,這份帖子一發不可收拾,被廣大網民瘋狂圍觀轉載。當等單增德聯繫上蘇某時,她表示“很後悔”。但一切都晚了。接下來發生的一切,徹底超出了她所能掌控的範圍。也正是從那天下午起,單增德的仕途戛然而止。
  如果說單增德走進公眾視野要“感謝”這張承諾書的話,更令人矚目的是他在寫下這張承諾書之前就已經有了貪腐的行為。他最先突破的防線還是金錢。調到萊蕪之後,他就開始了貪腐之路。2003年1月到2012年10月,近10年間,現金、購物卡及金條都是來者不拒,給什麼收什麼。在2009年9月的時候還主動要求對方為自己的房屋裝修提供材料等。雖然向他行賄的單位及個人只有26個,但其收受的財物摺合人民幣達737萬餘元。
  若沒有踐踏自己設置的兩道防線,單增德還是現實生活中的勵志哥,是廣大青年效仿的楷模,是窮苦孩子的標桿與榜樣。但這一切都不存在了,山東省高級法院最終駁回了單增德的上訴,維持了原判決:以受賄罪判處單增德有期徒刑十五年,並處沒收個人財產200萬元。  (原標題:“兩道防線”都失守)
創作者介紹

艋舺

aa00aaihx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