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起江湖,最容易被提起的就是《水滸傳》中俠肝義膽的豪傑,一干兄弟上梁山,做大事成大業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在世界杯的日子,來自不同俱樂部的兄弟們也齊聚一堂,為榮譽、為義氣、為金杯拋灑熱血。但在五湖四海的人看來,國家榮耀的分量並不盡相同。所以在這個世界杯江湖中,也有著爾虞我詐、明爭暗鬥,處處都離不開智慧膽略以及忍耐。
  本報特派記者 李志剛 葉嘉利
  7月12日發自巴西
  非洲球隊“錢”途第一
  罷訓、罷賽、開除……最近幾屆世界杯,很多非洲球隊都在這樣的怪圈中輪迴,這一次,也沒有例外。非洲人體格強健、體能充沛,他們對足球的饑渴,並不只是來自於精神,而是更多來自於物質。他們把足球當成“改變生活”的一種手段,而絕少有“為國效力”的思想——很多非洲國家都是二戰之後才擺脫被殖民的歲月,建國時間尚短,國內民族矛盾尖銳,普通民眾都沒有強烈的“國家歸屬意識”,自然更談不上什麼“國家榮譽感和自豪感”。對非洲球員來說,“錢”才是第一位的。
  各隊集體索薪
  喀麥隆隊在去巴西前,因對足協獎金額度不滿,隊長埃托奧率眾拒絕飛往巴西,花費18個小時談妥金額並拿到部分現金後才出征。小組賽第二輪對陣克羅地亞時,球員們甚至直接在場上“內訌”。
  加納隊球星雲集,但他們的主題並非訓練和比賽,而是“要錢”,小組賽最後一輪對葡萄牙,隊員拒絕比賽,理由是足協拖欠每人每場10萬美元的出場費。在加納總統介入後,足協包機空運300多萬美金抵達巴西,球員博耶親吻鈔票的照片引起軒然大波。
  尼日利亞小組出線後,其足協依然選擇了拖欠,這也成為尼日利亞隊員罷訓的導火索。阿爾及利亞同樣曾因為獎金問題而罷訓,迫使總統出來“滅火”。
  這也不能全怪球員,因為欠薪、降低酬勞、空頭支票是非洲各國足協處理經濟問題的慣用手段。先拿錢,再比賽,對非洲球員來說是不得已而為之。而在世界杯期間“集體討薪”,是因為世界杯總能吸引媒體關註,成功的可能性就大多了,否則這筆錢很有可能會打了水漂。
  內部互不信任
  以在非洲算是組織得力、紀律優良的阿爾及利亞隊來說,他們這次“鬧事”,主要是因為本國足協是有“前科”的:去年的洲際國家杯,阿爾及利亞隊並沒有獲得賽前承諾的獎金,這讓球員相當不滿,由此也對足協產生了不信任。本屆世界杯,阿爾及利亞艱難闖進十六強後,在淘汰賽挑戰德國隊之前,全隊決定向足協施壓,以罷訓的方式要求先把獎金問題解決再比賽。
  據記者瞭解,雙方對獎金沒有達成共識是爭論的主因,阿爾及利亞隊球員認為晉級十六強後應該獲得3萬美元獎金,但阿足協認為小組賽的戰績為1勝1和1負,贏球可以獲得1萬美元、平局5000美元,因此是1.5萬美元,這比球員的要求少了一半。罷訓事件發生後,阿爾及利亞主教練只能出來滅火,表示總統擔保一定會發獎金,才將事情平息下去。
  一心只想著“大秤分金銀”,稍不如意球員便會與教練、足協直接對抗,迅速激化矛盾,非洲球隊在世界杯上總是難有突破性的進展,自然也就不奇怪了。
  假球傳聞頻起
  本屆世界杯,喀麥隆小組賽三戰全敗,提前出局。更為糟糕的是,世界杯期間還傳出喀麥隆有7名球員被賭博公司收買參與制造假球的醜聞。對此,喀麥隆足協表示,“我們希望告知公眾,我們的政府已經指示倫理委員會進一步調查這些指控。”
  喀麥隆與克羅地亞的比賽中,阿蘇·埃克托與隊友本傑明之間的衝突引發爭論,比賽中埃克托頭撞了他的隊友,還有中場亞歷山大·宋在無球狀態下攻擊對方球員曼朱基奇、毫無徵兆下使用暴力吃到紅牌等離奇事件等等。對此喀麥隆足協表示,將會徹底調查操縱比賽的指控。
  這事要是坐實,那就不僅僅是金錢的事,都變成道德甚至法律層面的問題了。一旦有球員落網,別說“大秤分金,大碗喝酒,大口吃肉”,他們今後的生活都會成問題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笑談水滸)
創作者介紹

艋舺

aa00aaihx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